【2014年“为祖国勤学修德•以实践明辨笃实”暑期社会实践优秀稿件】一个志愿者的一点想法——自动化科学与工程学院 黄典业|共青团华南理工大学委员会门户网站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实践 > 社会实践 > 正文
热点信息
社会实践
【2014年“为祖国勤学修德•以实践明辨笃实”暑期社会实践优秀稿件】一个志愿者的一点想法——自动化科学与工程学院 黄典业
作者:        发布时间:2014-11-20 11:56:15        浏览次数:1070
分享到: 更多

         虽距三下乡回来已经过了将近两个月之久,但它的余韵仍然渗透在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

——前言

       三下乡招募志愿者时,群上漫天飞舞着学长们对该不该去三下乡的个人看法。正如网上维基百科说的那样,有些人对三下乡这个活动并不赞同,认为增加了政府的开销却没有给基层带去实用的东西。然而,历史的大潮不总会因为少数人的反对而停止流动。作为组织三下乡活动的工作人员之一,开始宣传三下乡的活动的时候我也有过疑惑,但扫楼时我不得不暂且收回自己的疑虑向同学们宣传着三下乡的种种可贵,点点亮丽,尽管我当时还没有参加过三下乡。

       经过第一轮筛选和第二轮面试选拔,我成为了三下乡调研组的一员。7月中旬带着最初的疑虑来到了河源高莞县的中心小学,参与了千山万村环保科普行的农村地区农药施用调研和农村地区体罚在家庭学校中的现象及影响调研。很庆幸我去的不是教学组,这样我在整个三下乡期间能够有足够的时间思考三下乡的活动。

       贯穿整个三下乡不变的规则:早6点起床,晚12点睡觉,下午放学和小孩子踢球(我们带去捐献给他们的12个足球如分子热运动般穿梭在整个操场中),晚上开会汇报工作,然后再去家访;在学校公共厕所洗冷水藻;在教室打地铺;每天土豆,豆腐,番薯叶等,外加一汤(白:冬瓜肥肉汤,红:番茄鸡蛋汤,黑:紫菜鸡蛋汤,三色轮番交替与一天天空颜色变化无异)。

那是一段艰苦没肉吃的日子,也是我们上大学以来和固定的一群人交流得最多,智商下限暴露最彻底的日子。仍记有那么一伙,在厨房洗完碗后,把灶台里的木炭灰抹到身边的人的脸上,“杀”到办公室见人就抹脸,整个办公室都是尖叫,最后所有的“花猫”还用手机的前置摄像头合拍了一张照片。仍记课间玉发背着一个小孩,周围被一群小孩拉着的上服,在一楼教室走廊另一端走来,周围的小孩齐声喊:“发哥发哥……”,场面完全失控。仍记文艺汇演的前一天晚上,一堆人在办公室里以“小苹果”为伴奏,跳着变形的广播体操舞自High。仍记回校的那一天,我们在办公室里等车,无聊之际,洞洞哥弹吉他伴奏,我们一群人合唱“那些年”。

       三下乡总能留给我们美好的记忆。因为那段时间里,我们需要的不再是学习,也不再是没有规律地在宿舍里打游戏,看电视剧,聊QQ,刷题,筹办活动。没有学业上的压力,父母的唠叨,不正常的作息,没人相互交流的寂寞。我们每一天都活得很充实,每一天都显得那么的不同。

       三下乡的每天晚上,我们都在开会讨论怎么帮助这些没有得到应有的照料而养成一些不好的习惯的孩子。我们想改变他们的生活,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清楚地知道这在短短的8天内做不到。有人说,三下乡对那些小孩很残忍,我们带给了他们短短几天的希望,却又在八天后的离去把他们打回原形。也许确实如此。

       此前,我们都一直思考着,我们的三下乡能收获和带给孩子们什么。答案无非是,我们收获了一生的挚友,美好的记忆云云;给孩子们带去了希望,让他们看到外面更宽广的世界,让他们力争上游改变自己的命运云云。我承认我的确收获和赠与了这些东西,但不仅仅如此。

       有些志愿活动太过繁杂,没有固定性或说时间周期跨度大,比如说三下乡给基层带去农业技术,帮助基层解决一些问题。这从理论上当然可以实现,但就三下乡整个的活动形式而言,很难完全改变一个地方的面貌实现预期的构想,因为地点是变化的。多数的志愿活动只能够解决的短期的需求,却不能改变某地区或者某群体长期的面貌,可谓治标不治本。且活动策划再过精密也改变不了我们是大学生的身份。

       说白了,我们都不得不承认我们改变不了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我们只是去体验了一番农村的生活。而有些东西是大家都收获了却没有意识到的,就是我们都了解了农村的面貌和成长在农村地区的祖国花朵的面貌。我还记得我们调查农药施用情况时,那些淳朴的农民以为我们是政府派过来做调研的,高兴地问我们是不是要建一个大型的农药瓶回收箱,他们希望有这东西。我们也了解到了那些留守儿童,没有人照料的日子是怎么走过来的,是如何的渴望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

       很抱歉,现在的自己没能够做些什么来改变这个现状。然而我们做志愿者的初衷不都是为了能够服务他人让这个世界更加地和睦融洽吗?我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够做一个会思考的志愿者,不仅仅是完成既定的志愿工作,还应该记下参加志愿活动后内心的一些想法,在十年后,乃至于二十年后自己有能力改变这些现象时出一份力,作为多年以前自己参加的志愿活动的延续。

 

2014年10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