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为祖国勤学修德•以实践明辨笃实”暑期社会实践优秀稿件】这个夏天,有你们真好——轻工与食品学院 刘群|共青团华南理工大学委员会门户网站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实践 > 社会实践 > 正文
热点信息
社会实践
【2014年“为祖国勤学修德•以实践明辨笃实”暑期社会实践优秀稿件】这个夏天,有你们真好——轻工与食品学院 刘群
作者:        发布时间:2014-11-20 12:03:35        浏览次数:885
分享到: 更多

心中依然记得,曾经有个叫做徐本禹的年轻人,在某天突然走进了贵州山区,那恐怕是我第一次知道支教这样一种东西。到后来逐渐接触一些有关支教的文章,不知从何时起,突然就萌生了那样一种走进山区,走向戈壁滩的支教情结。已经忘记那时的自己是怎么样的一种心境,寻找二三志同道合的朋友共赴山区,抑或扎根山区,结婚生子。

可能人越成长,越会懂得权衡,成为一个所谓的利己主义者。于你,于我,于他。自感从来不是一个太过自我的人,心中也始终怀着这样或者那样的情愫。不愿苟合大众的观点,也不愿去辩解什么。唯一不变的是心中的些许坚持,些许的属于自己的执着。

很高兴,能有这样一个机会来到河源市龙川县涧洞小学。始终觉得,教书育人是对一个老师最好的诠释;也始终认可,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不知是不是自己太过固执,总是将个人品质看得太过重要,比如守时,比如诚实,比如善良,生活中也尽可能去这样要求自己。

印象中,老师的形象似乎总是严肃,机械的教授课本知识,完成教书的工作,或许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他们也需要养家糊口。当然了,我也很感激曾经在学校遇到的那些好的老师。

或许我们的老一辈都不太喜欢去赞美,不太喜欢去鼓励。只是单纯的以结果为导向,不在乎方式。从我们记事起相信每个人都会收到来自家长或者来自老师的说教式的批评,简单粗暴,而不是认真地去倾听你的诉求。我始终相信,信任往往能够创造出美好的境界。我也觉得,每个人或许都忙着去诉说,而忘记了坐下来好好的倾听。愚以为,小孩子更需要的是一种倾听,一种认同。当然这并不是说,对他们的错误视若不见。犯了错误批评是必须的,但个人以为,批评的前提是一个有效的沟通,而不是简单的否定。有效沟通之后,再进行正确价值观上的引导。

在七天的过程中,孩子们给我们带来了太多的欢乐。他们对新生事物的渴望,那种积极活泼的姿态也深深地影响了我们。当你不再以所谓的老师的角色出现,你就会感觉出他们的改变,从一开始的有所戒备与抵触到后来的逐渐信任。我也很感动,能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获得他们当中的一个或几个的信任,个人感觉是对自己最大的肯定。

每一次,看到的似乎总是他们的笑脸,和饱满的精神姿态。与他们的每次谈心,总是会为他们的质朴单纯而动情。忘记了第二天还是第三天,他们中的一个突然买了棒棒冰送我吃,当时感觉自己一下子被击中了,很是温暖与感动,谁又能说他们不懂事。

最后两天,陆陆续续收到小孩子们送的各种礼物,糖果,绘画,手工折纸,留言,感觉好幸福。最后一节课他们执意要为我唱一首歌《父亲》,看着他们一张张认真动情的脸,我出教室门就哭了。从来坚信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我印象中第三次哭。

周六的下午,几个孩子来找我玩,算是最后的告别。我们在操场旁边的树底下坐着聊天,嘉乐,观伟,我。他们一遍遍的问我,老师我们以后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了,老师你以后路过这里的时候会来看我们吗,老师你会给我们写信吗,老师你下个暑假还来这里吗,那时我们就六年级了。我无法给他们承诺,除了我会给你们写信的。差不多要走了,陈嘉乐突然说,第一天的班会仿佛就在昨天。他说得很小声,似乎怕被人听见似的,我无法给他们承诺,除了沉默。要回家了,嘉乐说,老师能不能送我到那个路口。路上我努力跟他开玩笑,不至于那么感伤。到马路旁,我停下目送他穿过马路,他走几步就会回头看一下。视线逐渐变得模糊,转身,我再一次崩溃。

周日,陈嘉乐早早的就来了学校。还有他的第二封信,这实在让我有点不知所措。分别的时刻,除了沉默,竟也只有留存心底未曾说出口的不舍与祝福。

闷热的南国的夏天,竟也因为志愿队和孩子们而更加让人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