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青春志 法治行”主题寒假社会实践活动优秀稿件】时光不老,纯真不散-- 读《城南旧事》有感--土木学院 曹慧璇|共青团华南理工大学委员会门户网站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实践 > 社会实践 > 正文
热点信息
社会实践
【2015年“青春志 法治行”主题寒假社会实践活动优秀稿件】时光不老,纯真不散-- 读《城南旧事》有感--土木学院 曹慧璇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4-03 17:34:20        浏览次数:1051
分享到: 更多

当夹竹桃的鲜红花瓣散落满地,红丝带系上的毕业证书安静地躺在抽屉里,爸爸的死讯却残忍地传入英子稚嫩的耳中,欢送的骊歌依稀仍萦绕在耳畔,她还只是一个刚参加完自己小学毕业典礼的11岁女孩。本是笑唱“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的无邪年华,定要懂得“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的辛酸苦楚。

“爸爸的花儿落了,我也不再是小孩子。”这是《城南旧事》的最后一句,坚强得让人潸然。作者林海英就这样为她的童年决绝地画上句号。那个掉了门牙还缠着妈妈买八珍梅,酸枣面儿,印花人儿,驴打滚儿的小吃货;那个为妈妈的情敌觅得好归宿后理直气壮地要妈妈订一整年的《儿童世界》,却又觉得对不起爸爸的小鬼头;那个不知真相,一本正经地叫病重的爸爸“硬着头皮”从床上爬起来到学校参加自己的毕业典礼的小英子,真的长大了。那无忧无虑的小小身影,正循着她童年的匆匆光芒,一蹦一跳地消失在回忆的远方。曾听人说,成长的可怕之一就在于它不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并非如你一天天以不易察觉的速度长高。一次流泪,一场挫败,一段伤痛,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突然长大的。

爸爸的死,让英子的童年美梦,顿然破碎。也让她在别人还需要照管的年龄,负起许多父亲的责任。比起英子,我足够幸运地以更美好的缘由成长。高中之前的我,仍是一个假期如放虎归山,把作业累在最后一天的顽童。与一中的失之交臂,便是我成长的导火索。当理想的彼岸终石沉大海,我饱尝没有尽力之后的失败之苦,终于拔节成长。高中每个深夜的坚守,一遍又一遍地算着哪个木块又受到了哪种作用才滑出如此“优雅”的弧度;什么溶液又邂逅了什么药剂才发出如此绚烂的火花;何种努力在此刻才拥有赢得未来的资本。

成长的又一可怕,是它总伴着离去。

惠安馆里的“疯子”带着妞儿上火车的时候说:

“英子,你大了,可不能再招你妈妈生气了!”

奶娘宋妈临回她的老家的时候说:

“英子,你大了,可不能跟弟弟再吵嘴!他还小。”

蹲在草地里的那个小偷说:

“等到你小学毕业了,长大了,我们看海去。”

哑着嗓子的爸爸说:

“没有爸爸,你更要自己管自己,并且管弟弟妹妹,你已经大了,是不是?”

这些人,都随着英子的长大没有了影子,仿佛跟着她失去的童年一起失去了。“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我们注定要经过离别的成人礼,就算不舍也无法让时光倒流回相聚的那一刻。

想起香港中文大学的那则微情书。“瀑布的水逆流而上,蒲公英的种子从远处飘回,聚成伞的模样,太阳从西边升起,落向远方。子弹退回枪膛,运动员回到起跑线上,我交回录取通知书,忘了十年寒窗。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你把我的卷子签好名字,关掉电视,帮我把书包背上。      

你还在我身旁。”

夹竹桃散落凋零的秋冬过去,春夏又来了,鲜红的花蕾又开了,但我们顽愚而神圣的童年终究还是一去不复返了,带着缅怀童年的心情,在北京城南的一个个欢笑胡同里穿行,我也找到了自己儿时的影子。所赖作家的神奇,能让实际的童年过去,心灵的童年永存下来。

默默地读,慢慢的写。书里的时光是不老的,看见冬阳下的骆驼队走来,听见英子对着襟前那朵夹竹桃的浅浅叹息。童年的纯真重临于笔尖,伴着墨香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