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青春志 法治行”主题寒假社会实践活动优秀稿件】我们可以怎样活着?--研究生学院 谢烁熳|共青团华南理工大学委员会门户网站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实践 > 社会实践 > 正文
热点信息
社会实践
【2015年“青春志 法治行”主题寒假社会实践活动优秀稿件】我们可以怎样活着?--研究生学院 谢烁熳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4-03 17:50:39        浏览次数:1905
分享到: 更多

我喜欢看电影,因为看了张艺谋的《活着》而动了读这本书的念头。余华的《活着》,平淡如水,没有华丽的笔调,却能流入人性的最深处。故事的最后只剩老人和老牛,几乎都死光了,可它偏偏就叫《活着》。活着的福贵老人用庄稼人最平淡的语言回忆一生,这其中有荒唐、改过、侥幸、希望,但最多的还是苦难。

当我们谈及物质与精神时,为什么而活着常常是我们最先思考与辩论的问题。很难说明白我们的难题是要不要活着还是为什么而活着,面对“活着这种生活状态,我们只能像站在平衡木上的小丑一样,动态掌握,别从任何一个地方掉下来。活着,是日复一日,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对于生命与人生的诠释。而这两个字对于福贵来说意味深长。

无追求地活着。年轻时的福贵,穿着白色的绸缎衣服,整日无所事事,在赌馆里耗尽时间与家产。他从穿白色绸缎衣的福贵少爷变为身穿粗麻布衣的农民。在转变之中,主导生活的正是这种无追求的状态。当下社会,许多人正处于无追求的生活状态,且不管是富家子弟或是出生寒门,正是日复一日混日子而使得自己不断失去。

  努力有担当地活着。当小说进入到第二部分,我看到的是福贵的努力与担当。他正视了自己的失败,戒了赌,为了一家老小奔波,觉得世界上最好的还是老婆和孩子。当被军队抓了丁后,他暗自想着如果能活着回去一定好好活着。回家之后得知母亲病逝,凤霞也不再是从前的凤霞时,他很快接受了现实,重新撑起了一个家,盼望着自己的家可以从“一只鸡”养大成“一只羊”,“一只羊”养大成“一头牛”。这其中不仅是对生活的不言放弃,还是心理层面自我意识的经验累积。可以说,这个过程是让我很惊愕的,一个赌徒在散尽家财之后可以如此快速得成长成一个家的顶梁柱。心里也一阵感慨,幸好是这样。

活着,最终划归于零。小说的戏剧性常常在于对人物的命运安排。当我们以为又是中国式小说最爱的“大团圆”结局时,余华冰冷地让几乎所有人快速而荒唐地死去。福贵在年老之时形单影只,没有一个亲人,陪伴他的是一头非常苍老的老黄牛。一人一牛,在田地中的孤单组合。老人没有了年少时的轻狂、壮年时的勤勤恳恳,只剩下了对于一生的回忆,只剩下平静如湖水的生活而已。当以为日子会越过越好,一切美好却突然戛然而止,由有到无,从不成熟到成熟,最后一切都归零了。

余华说过他写作的缘由:“我听到了一首美国民歌《老黑奴》,歌中那位老黑奴经历了一生的苦难,家人都先他而去,而他依然友好地对待世界,没有一句抱怨的话。这首歌深深打动了我,我决定写下一篇这样的小说,就是这篇《活着》。” 余华写就这部"高尚的作品",并认为"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可说是活明白了。不管是老黑奴,还是福贵老人,当面对苦难时他们都选择淡然接受,然后继续生活。有人说这是一种麻木,我却不认为,麻木的人不会如此积极地活着,这让我想起了泰戈尔的一句话: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

这个世界,有阳光有黑暗,有纽约的纸醉金迷,摩登丽人的光鲜亮丽,也有非洲饥饿的儿童,被绑架的人质,病危的优秀学生,战争。这个世界,无人幸免琐碎,短促的生活困境,爱的失意,贫富,事业的抉择,家庭关系和背叛。现实的困境叫人焦心,但是生活困境是人性在正常状态下的明亮和黑暗,人们每天都在面对的,没有人的生活不出麻烦。在困境中人的挣扎、努力或冷酷、构陷,离所有人都很近,是每个人都可能做出的事。不顾念太多,只管活着,为了活着而活着,人生会简单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