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才班寒假读书分享】《一篇读罢头飞雪 重读马克思》读书笔记 杨云海|共青团华南理工大学委员会门户网站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组织建设 > 青马工程 > 正文
青马工程
【英才班寒假读书分享】《一篇读罢头飞雪 重读马克思》读书笔记 杨云海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3-03 21:44:15        浏览次数:2046
分享到: 更多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一篇读罢头飞雪 重读马克思》读书笔记

    《一篇读罢头飞雪 重读马克思》一书,让我重读了马克思,而且是真正意义上的读了一次马克思,并且是马克思对经济的具体解读,本书分为三章,第一章以“资本”为主,第二章讲述了市场经济的起源,以及货币。第三章,用马克思的方式,西方的案例陈述中国经济的现在与将来。

读第一章里有这样写,马克思说:“国债,即国家的让渡。”是向金融资产阶级让渡了它的税收权和发钞权。而银行是国债的产物,它以王室的债务为抵押而发钞,货币经济则是银行的产物,以银行家发行的纸为货币的“货币经济”的发展,从一开始就是对于一般国民的剥夺。

后来举的一个例子是历史上有名的虎门销烟,虎门销烟使英国损失的不是鸦片的生产价格和贸易价格,而是鸦片的金融价格。英国损失的不是鸦片在商品市场上的真实价值,而是鸦片在金融市场上的泡沫价值和虚拟价值——后者是前者的数百倍,鸦片的价值就是指它的金融价值,这种价值是全然虚拟的,但正是为了维护鸦片的金融价值,英国才不惜与中国诉诸一战。

债务关系的强制性加强了国家的强制性,在欧洲资产阶级发明国债制度之前,在金融家与全社会之间的债务关系确立之前,欧洲社会还广泛地存在着“为自己劳动的私有制”,也就是说,手工业者们还可以为自己劳动,这种私人劳动也还可以给他们挣口饭吃。而什么是自由主义,书中给出的是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核心其实就是“自己为自己”,它的经济基础就是“靠自己劳动挣得的私有制”。

本书中运用了马克思的经济原理,但是书中还大量运用了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作者很客观的结合了斯密和马克思的经济原理,也可以说,马克思经济原理一部分也是在斯密理论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什么是社会主义?我们大部分人都不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也就不能理解什么是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作为一种制度典范,是在列宁之后方才牢固地树立起来的。马克思所说的共产主义存在于任意一种人类社会的形态中,存在于一切共同体中。马克思主义所说的唯物主义是指人们的交往方式构成了一定的社会关系,经济交换方式决定政治组织方式,而社会关系构成了经济模式。人类的交往方式是一切的基础。而信用是社会关系的基础,更是经济和政治的基础。古典经济学家把交换和经济视为基础,而马克思把社会交往视为基础,从而把信用和人们之间的信任视为一切社会关系得以成立的前提。商品交换只是社会交往在特殊历史时期的产物,是特定的、历史的,而不是永恒的、天然的。此外,物质与精神、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也不是谁决定谁、谁取代谁,而是相互内含的。

从马克思主义来看中国经济,经济工作的当务之急应该是果断地加强党对金融部门的坚强领导,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当前最需要改革的绝不是政府,而是金融部门。而且,中国将来与危机中的发达资本主义经济体之间的博弈将主要在金融领域展开,而中国经济如果会出现问题,最有可能出在金融领域。因此,制度性的明确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大政方针,坚决制止金融领域搞歪门邪道、炒钱自肥,走脱离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邪路,这要比笼统地讲“加强金融监管”更重要。

《资本论》只是断章残简,是马克思没能完成的著作,只不过是“思想的开头”。同时,《资本论》只能就它所想探讨的主题着重指出“必要的几点”,而真正的内容在“计划之外”,最精彩的部分也不得不“在考察之外”。马克思所留下的巨大空白,将随着时间流逝,日益被人们所感受到。”我们阅读马克思,无非就是从这些空白出发,继续思考。

我们的改革开放为什么能够成功?简而言之,它顺应了历史潮流,国家强大之后,老百姓要的是“共同富裕”。我们的改革是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前30年取得的极其伟大的成就的基础上发生的,后者为前者创造了条件、制造了前提,也包括纠正片面发展观这样的前提。

所谓“中产阶级”,是那个财产不多也不少的阶级,他们唯一关心的时候自己的财产不要减少,他们担心一切社会变革会威胁自己辛辛苦苦积累起来的家当的安全、所以他们反对一切变革、反对一切政治运动、反对一切联合和团结。他们也许可以让这个社会稳定,但他们肯定也能让这个社会固步自封。这些人彼此不信任,于是没有自己的政治代表,也不能形成有效力量,终于,他们被金融大资产阶级给代表了。生产资料的私有化只能导致私人垄断,而这是绝对不利于生产资料的组织和有效利用。劳动者把自己的劳动转化为资本和信用,却只能被资本家剥夺。

现代社会的脆弱性:这个社会的经济交换方式与社会交往方式严重脱节。商品交换和货币关系,会加速把人改造为对立纯粹的“私人”,从而进一步将经济交换与社会交往的关系越扯越远。现代社会之所以是贫困的,并不是因为它缺乏别的什么,而是因为它缺乏信任。唯一的出路,是重新建立并增强维系劳动者之间的信任互惠关系,让这样的“人民金融”为生产劳动和劳动者服务,并使创造出的财富归劳动者所有(而不是流向少数特权精英)。

附上《法兰西内战》中最为慷慨悲壮的语句,也是令晚年毛泽东最为动容的那段宣言:

“工人阶级知道,他们必须经历阶级斗争的几个不同阶段。他们知道,以自由的联合的劳动条件去代替劳动受奴役的经济条件,只能随着时间的推进而逐步完成(这是经济改造);他们不仅需要改造分配,而且需要一种新的生产组织,或者勿宁说是使目前(现代工业所造成的)有组织的劳动中存在着的各种社会形式摆脱掉(解除掉)奴役的锁链和它们的目前的阶级性质,还需要在全国范围内和国际范围内进行协调的合作。他们知道,这一革新的事业将不断地受到各种既得利益和阶级自私心理的抗拒,因而被延缓、被阻挠。他们知道,目前‘资本和地产的自然规律的自发作用’只有经过新条件的漫长发展过程才能被‘自由的、联合的劳动的社会经济规律的自发作用’所代替,正如过去‘奴隶制经济规律的自发作用’和‘农奴制经济规律的自发作用’之被代替一样。”

所以马克思给出了一个答案,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杨云海 2015年2月25日 写于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