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马读书会】 读《一九八四》有感 陈镘羽|共青团华南理工大学委员会门户网站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组织建设 > 青马工程 > 正文
青马工程
【青马读书会】 读《一九八四》有感 陈镘羽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0-14 23:25:53        浏览次数:201
分享到: 更多

战争即和平

自由即奴役

无知即力量

 

《一九八四》小说刻画了一个令人感到窒息和恐怖的,以追逐权力为最终目标的假想的极权主义社会。这部小说与英国作家赫胥黎著作的《美丽新世界》,以及俄国作家扎米亚京著作的《我们》并称反乌托邦的三部代表作。这是每个百科给我的最为直观的对这部小说的评价。何为“反乌托邦”,“ 这种社会表面上充满和平,但内在却充斥着无法控制的各种弊病,如阶级矛盾、资源紧缺、犯罪、迫害等,刻画出一个令人绝望的未来。某些作品描述的反乌托邦社会中,物质文明泛滥并高于精神文明,精神依赖极受控于物质,人类的精神在高度发达的技术社会并没有真正的自由。”(原谅我这么依赖百科给我的对这些名词最“冠冕堂皇”的定义)。我突然想起之前看过的一部反乌托邦的电影,《龙虾》。电影里为观众们构建了一个“单身有罪”的社会,每个成为单身的人都必须住进一个酒店,在规定的时间找到自己的伴侣,否则将会变成一个动物。里面的男主和《一九八四》里的温斯顿很相似,他也是那个反乌托邦社会的反叛者,他无法在那个酒店里为了能够存活而勉强自己同不爱的女人生活,当他转而投向一个“情侣去死”(当然这个是我自己起的名字)的小组织中最终找到了真爱,然而男主的最后宿命是被这两个社会所不容,他也不知道归于何处安身。看完整部电影的时候,脑海里只写着“荒唐”还有“有病”俩词,我不信真的会存在着这样一个不能容纳像我这样崇尚单身光荣的社会,这种感觉和读完《一九八四》的时候所领悟到的情感有了惊人的重合点,并且这种感觉在读完《一九八四》的时候得到升华。书中最后一句“他热爱老大哥”让我惊觉荒唐和迷茫,如果这样的社会真实的存在着,那么我会是顺从者还是叛逆者呢?有的时候我会懦弱的想,或许我是前者吧,因为我不会期待那颗子弹穿透我这愚蠢的大脑。

全书在我看来可以分成三大部分,第一个部分主要描写了主人公温斯顿作为一个英国社会主义的外围党员的日常生活,此时他的反叛思想处于一个萌芽阶段,第二个部分描写了主人公温斯顿终于借助了一份爱情的感情认清自己对党的反叛,其反叛思想在逐渐生长,第三个部分则是温斯顿的思想达到最离经叛道之时的大反转,他被党发现,并且被迫接受党的思想塑造,最终成为党的忠实追求者,从思想开始的追求者。才疏博浅,我无法为我的报告充斥各种高深的名词,我仅以我自己阅读的一些感悟出发写下这些文字。

在第一部分,作者像我们全方位的展示了这个社会的方方面面。温斯顿,三十九岁,普通的英国社会主义党外围党员,在伦敦胜利大厦真理部工作。伦敦的自然环境永远都透露着战争的痕迹,这里曾发生过或者正在发生着的痕迹,到处贴着老大哥的宣传画,下面写着“老大哥在看着你”,党的口号随处可见“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人们周围布满了电幕,它的作用就像监控一样,可以监视所有的人,任何人都不得作出违反党的言行,一句话,一个动作,甚至是一个微表情都可能被思想警察捕捉到,然后被断定为背叛者,被带走。政府机构分为四个专职部门,堂而皇之的介绍来说真理部负责新闻、娱乐、教育和艺术,和平部负责与战争有关的事务,友爱部负责法律与秩序,富裕部负责经济事务。在这样压抑的环境之下,温斯顿是个格格不入的反叛者,他厌恶生活的一切,讨厌老大哥,甚至于背对着电幕写日记声讨老大哥。生活中有固定的仇恨活动,每个党员都要尽可能的表达自己对人民公敌的仇恨,以及对老大哥的热爱,虽然温斯顿讨厌这样的活动,但他不得不去参加,并且做出一切顺从的样子,他厌恶在活动中表现得积极的黑发女孩,甚至于想要杀了她。温斯顿讨厌帕森斯一家,帕森斯引以为傲的儿女们,在这样的社会里,孩子们也变成了党的工具,他们会因为没去看绞刑而生气,会作出告发自己父母的言行。家庭也只是党的工具,男女之间的婚姻不再是因为爱情的结合,是一项对党的义务,温斯顿和妻子之间的每一次做爱在妻子眼里都只是为了完成党的任务而已。当我读到关于这些生活中的描写时,觉得很悲凉,生活中没有一个人是有血有肉的真实存在的个体,我只是真切感受到了生活在这样一片战争废墟中被党操纵的提线木偶,他们没有真实的情感,甚至于被人称之为本能的感情都不再具备,哪怕是兽性或是感性,这些都不是存在的,唯一存在的是冷冰冰的电幕里铺天盖地为人们带来的无法查证的巧克力供量增多的消息,还有难喝的杜松子酒,连人们吃什么,也被操控,人们没有自由的味觉享受自由的食物。或许我这样的说法不够准确,在那个社会里,人们不是没有自由,人们有着自己心里的自由。此外这一部分,作者还充分描述了温斯顿的工作,相当于站在一个党员的视角了解到了党是如何实现对这一切的控制,抹掉所谓的真相,构建一个想要让人们了解的社会,“谁控制了过去,谁就控制了未来,谁控制了现在,谁就控制了过去”,所有的真实和谎言此时只是手里的可塑泥,党总是能够把它捏成党想要的模样,然后一股脑扔给受众。

温斯顿显然是个危险的人物,他有思想,他会独立思考,他去找妓女发泄性欲,他想要自由的说“二加二等于四”,他把希望寄托于无产者,他发现了能够证实党篡改真实的证据并企图在适当的时机公布于世,他帮助党篡改真实,但是他想要知道党“为何”要篡改真实,他试图去找到过去存在的痕迹。第一部分可以看到主人公独自在反思自己所处的社会,独自思考,独自寻找真实。其实读到这里已经可以感受到作者为读者塑造的一个压抑的极权社会,到这里,只是向读者展示了生活在这个社会中的人们,向读者展示了温斯顿这个与社会格格不入的反叛者的思想历程,从单纯的写下“达到老大哥”到“如果有希望,希望在无产者身上”的思想,再到去无产者生活的地方寻找过去的痕迹,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证据证明党的错误。这好像是一部勇士崛起的前奏,但是与之相对应的是更加强大的党的控制,这个勇士仍然是无比孱弱的,所有的“犯罪”还只是停留在思想,而思想本身就是犯罪,暗波涌动但却迟迟不见涟漪。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禁想起之前被安利过的一部纪录片《太阳之下》,由俄罗斯和朝鲜两国合拍,导演向朝鲜提出拍摄申请,朝鲜政府的回应是:可以,不过,剧本我们来写。于是拍摄过程,朝鲜政府安排“工作人员”全程跟拍,并且插手电影的拍摄,每天夜里工作人员要求导演递交当天的拍摄成果,第二天送回来的时候,他们发现里面拍的素材被改的面目全非。于是导演和剧组决定和朝鲜政府周旋,秘密拍摄,导演形容在朝鲜的日子如同“行尸走肉”,因为他们时刻要提防着半夜会有人破门而入,连剧组间的交流也要小心翼翼。看这部《一九八四》时很自然的联想到这部纪录片,导演说希望这部影片能够推动这个邪恶政权的结束,《一九八四》里的老大哥影射着苏联的斯大林。那个时候和这个时候一样啊,都有时代的勇士。据说《一九八四》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在中国发行出版,个中缘由不言而喻。

在第二部分中,作者给了温斯顿一个伴侣,朱丽亚。他们都是党的反叛者,然而他们又是根本上不同的,温斯顿是思想犯,他从思想上反叛党,而朱丽亚,她反叛党,但是她会顺从党的一切安排,把党给她的任务做的完美,她总是能够调节好顺从和反叛的关系,她有最合适的生存方式,但她在思想上却从不是温斯顿的盟友。我读到第二部分的后面才发现温斯顿其实从头到尾都是孤独的,只有他从思想到行动是个彻头彻尾的反叛者。但朱丽亚从另一方面,行动的反叛上来说无疑是温斯顿的同志,他们之间存在着真正的爱情,他们深爱对方,因为爱情做爱,而不是党的什么破义务,他们崇尚有血有肉的生活,是包含着人的原始渴望的,没有遮掩的生活,他们拥有查林顿阁楼上的“秘密空间”,像是世外桃花源一般,在那里他们不受一切的约束,能够拥有最纯粹的一切。在这一部分,温斯顿也找到了和自己一样的人,奥布莱恩。甚至于加入了反叛党的兄弟会,阅读禁书,在思想上真正成为一个反叛者。在这一部分可以明显感受到勇士在慢慢的成长,甚至于拥有了在这个社会的“同类”,能够一起并肩战斗反对党,仿佛是光明的前兆。一切进行的很顺利,作者似乎给了温斯顿所有的主角光环,看起来是深深的套路,而温斯顿也沉溺于这个套路制造的温床,终于成为了温水里的青蛙。其实仔细回想起来,怎么就能够让温斯顿顺利的验证自己的猜想,找到所谓的反叛组织,甚至于得到禁书,甚至于拥有一个“世外桃源”的空间,让他不知所以,那个可是一个连人的思想操纵都不放过的社会啊,到最后温斯顿和朱丽亚在阁楼被抓的那一刻,才发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意义,党永远拥有上帝视角,而这一切不过是泡沫浮影罢了。

第三部分不得不说是整本书的高潮部分,温斯顿在阁楼被警察逮捕,他所信任的查林顿是他从没意料到的思想警察,而这个部分也像所有悬疑片的套路一样为读者揭示了温斯顿所经历的一切其实早已经被党所操控,从他七年前的一个梦开始,党就了解了他的反叛思想,并一步一步设计引君入瓮,信任的杂货店老板,耄耋之年的老头其实是思想警察的精致易容术的装扮结果,以为能够躲避搜查,在日记上放一粒尘土以防被发现的伎俩也被识破,可怕的是以为找到了兄弟会的奥布莱恩,其实只是为了引诱温斯顿作出更多反叛大胆行径的鱼饵,深深感受到了一出年度大戏的影子。在这个部分,作者塑造了一个角色奥布莱恩,温斯顿对他一直有复杂的情感,在前两个部分,温斯顿信任奥布莱恩一定是和自己同一战线的同志,是思想依靠的存在,他崇拜他甚至于依赖他,并且这种情感到温斯顿被奥布莱恩严刑拷打的时候依然存在,温斯顿认为奥布莱恩是最能够理解自己思想的人,而事实上他也是,而奥布莱恩又是英国社会主义党的核心党员,是党的忠实追随者。从这里我也才终于发现,其实所有的温斯顿计划的反叛从一开始便注定会失败,因为温斯顿把希望寄托于奥布莱恩,认为可以从这里真正的实现,这就好比当年戊戌变法康有为和梁启超把希望寄托于光绪帝,从一开始就押错了赌注。这一部分也展示了党对反叛者的改造和惩罚,最可怕的是,奥布莱恩告诉温斯顿,我们知道你是反叛者,但是我们不杀你,我们要改造你,要让你学习,理解再到热爱,要实现行为最后再到思想的重塑,这样我们就可以杀你了。党采用的是生理上的严厉打击,导致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崩溃,然后再用糖衣炮弹,让你再对党产生依赖,最终成为完完全全的追随者。而温斯顿承受了巨大的折磨之后变得屈服,产生了他自以为死去都不会产生的屈服,而这种屈服仅仅是因为在极度饥饿折磨之后的一粥一饭中产生的,党从始至终利用人最原始的欲望,完成了改造,而温斯顿也终于完成了自己的胜利,他热爱老大哥。重塑之后便是死去,此后这个“完美”的社会从来不曾存在过这样一个反叛者,温斯顿在死去前是追随党的。

我在阅读这一部分时有着和温斯顿最初一样的坚信,过去是客观物质的存在,是无法改变的,人的思想是无形存在于人的大脑之中的,是无法改变的,而在这些问题的解答上,作者推翻了一切坚信,在这样的极权主义社会中,信仰是党是老大哥,人们不过只是受操控的提线木偶,拥有的思想是党想要你拥有的。这一部分又再次回归到悲凉,就像乔治·奥威尔最开始想要为这本书题的名字《欧洲最后一个人》,温斯顿是这个社会中最后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有思想有感情,有欲望,这至少是在他生前曾存在过的事实,这些肯定都不会存在,就像其他人蒸发一样都不复存在,人们都不再记得,党也会将它抹去,但至少存在过。或许这样说也是一种悖论,查无证据是否真的存在,没有纸质资料记载,没有思想记得,是否真实存在,如果这些都没有那么就不存在吗,那温斯顿是否还可以被称之为“人”?这些都是另外的我自己想到的思考。

最后再谈谈这本书,作者想要向世人讲述极权主义对这个社会带来的影响或者毫不夸张的说是灾难,这本书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出版,是一个政治寓言,在历史上并不完全存在,能够给予世人的是警醒。不能存在这样一个政党操纵人们的意识形态,在生活中的每个点滴控制人们的生活,训练“双重思想”,为人们编织一个巨大的谎言迷梦,叫嚣着“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隶,无知即力量”。

要能真正明白,真正的自由是能够自由的说二加二等于四。